来自 阳光娱乐登录 2018-08-24 12:10 的文章

自己要不要把这三字经拿出来呢,若是拿出来肯

 李逍捏着粉笔,刷刷刷的在黑板上写下了八个大字。粉笔的质量一般,黑板也不够好,但拿着粉笔李逍却有种熟悉的感觉,起码比写毛笔字要轻松的多。
 
    八个宋体大字,很工整也很漂亮。
 
    杨大眼不由的眉头飞扬,他还是头一次发现,李逍居然还能写出一手这么好的字,他知道李逍识字,也会算账,可他一直以为,李逍以前做为地主之子,读过些书很正常,但肯定水平有限。
 
    可这笔字,不得不让人惊叹,这种字体他从没见过,类似于楷书,有不太一样,可很有气势,他不知道这是哪位书法大家的字体,可李逍确实写的很好。
 
    还有这黑板和粉笔字,李逍这么一展示,他发现确实很实用,学生在下面看的很清楚,而且黑板还能反复用。
 
    讲台下,三十二名学生都毕恭毕敬的坐在那里,来的时候,家里基本上都是反复交待,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甚至有些粗暴的家长都直接放话了,敢调皮乱来,只要先生到时告状,就打断他们的狗腿。
 
    班长李贞是唯一的女子,也是唯一有底子的,她认识黑板上的字,不过跟一群孩子坐在这里,还是让她总有几分不好意思。
 
    “三娘。”
    “还有,上课不能交头接耳,不能做小动作,更不能睡觉。如果有事情,得先举手,老师点名后才能说。”
 
    李逍一口气提了多条课堂规矩,“现在李贞同学跟我一起示范一遍。李贞!”
 
    李贞连忙站了起来,“到!”
 
    “嗯,李贞同学,请你朗读一下黑板上的这八个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李贞的声音有些小。
 
    “大点声音,要洪亮,后面的同学们听不到呢。”
 
    李贞十多岁的姑娘,被一群小很多的孩子盯着,脸红到耳后根了。
 
    她又大声读了一遍,李逍才放过她,让她坐下。
 
    “刚才你们班长李贞认识这八个字,很不错,有一定的基础,不过相信其它的同学却都还是头一次听到这句话,现在我们就请杨老师为我们讲解一下这八个字的出处和意思,这也算是我们开学的第一课。”
 
    杨大眼一身长衫,笑呵呵的站在旁边听李逍的讲课,他觉得李逍很有一套,一上来就先定下规矩,还让李贞这个班长说话,算是立威。
 
    “同学们好,我叫杨继祖,外号大眼。以后我就是你们的老师,刚才三郎给大家开了头,写了八个字,这八个字笔划银钩,写的很工整也很有劲道。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呢,出自哪呢?”
 
    “这八个字啊,出自千字文,千字文呢是在南北朝之时·······”杨大眼讲课还是很有耐心的,对着一群还没开过眼的蒙童循循善诱。
 
    选用千字文做为开蒙课本,也算是当下惯例。这本书出自南北朝时,全书一千字,采用的都是书圣王羲之作品里的一千个不重复的字。并将这一千个字组成韵文,全文都是四字句,对仗工整,条理清晰,文采斐然。
 
    尤其是千字文语句平白如话,易诵易记,尤其适合那些刚开始读书的蒙童。
 
    能够熟读背诵出千字文,就算是已经入门了,而如果能够把千字文这一千字不重复的字都认识并会写了,那可以说已经算是有小成了。
 
    讲解了一番千字文的来龙去脉后,杨大眼开始带学生们诵读。他的教学方式很简单,也是以前教书时的那套,甚至也是他自己读书时的那套,先读再背,不求理解,等把一本书背熟之后,才开始慢慢的讲解意思。
 
    这种方式简单粗暴,却也是行之有效的。李逍本来觉得应当每天教个几句,然后同时教生字,教笔划笔顺教书写这些,但最后还是决定不干涉老杨的方式。
 
    看着一群孩子摇头晃脑的跟着杨大眼念诵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李逍笑笑,便背着手走出了教室。
 
    身后的一群稚嫩童子,也许他日就将是李家壮大的人才。
 
    教室里的读书声飘出许远,李家大院里许多人都站在那里倾听着,似乎在他们听来,这读书的声音是那么的好听。
 
 第55章 小黑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李逍背着手在院里踱步,一边想着另一本后世广为流传的古代蒙书。百字姓可以说也是本流传很广的蒙书了,甚至后世与三字经、千字文合称三百千,可以说宋以后的孩子读书启蒙,哪个不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呢。
 
    不过百家姓始成书于宋朝,所以百家姓第一位就是赵。当今是大唐天下,李唐皇姓怎么能排第四呢。况且,就算让李姓排第一,估计天下人也有很多不满意的。
 
    比如说那五姓七宗,崔卢郑王李,这几大关东士族可谓是影响巨大,哪怕如今是关陇贵族集团占据政治大权,可依然压不住他们。关陇贵族集团从西魏到北周再到隋再至唐,虽然几朝更迭,但也不过是他们这个集团的内部权力转移而已。
 
    可就算如此,关东的这些大士族却一样能够打心底里瞧不起满是胡风的关陇集团。
 
    要不怎么说当年太宗皇帝要修氏族志,还非要把皇家排第一,把崔氏排到后面去呢。可就算当年太宗强行修了这本氏族志,但五姓七宗等大士族的地位依然还高高在上。
 
    百家姓,估计是不可能面世了。
 
    三字经的成书据说是在南宋之时,由宋儒王伯厚作三字经,以课家塾。三字经中的历史部份,就只戴上到宋朝为止。
 
    这本书三字一句,四句一组,比起千字文来,更好记也更浅显,而其中传递的思想却不简单。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连李逍这个新时代青年都能背出不少句子来。
 
    自己要不要把这三字经拿出来呢,若是拿出来肯定能挣得不少名声的。只要自己把历史部份注意一下,写到唐高祖,起义师。除隋乱,创国基这里为止就好,不要再不小心的透露了天机,写出什么二十传,三百载,梁灭之,国乃改就好。
 
    “汪汪汪!”
    这鹅李逍认识,院里养的,这狗他却不认识。
 
    鹅很凶悍,小狗完全不是对手,被鹅啄的不断翻滚,虽然夹着尾巴,却也没只顾着逃,而是汪汪叫着不时的反咬撕打。
 
    那股子凶劲,让李逍看的愣神。
 
    鹅和狗都是看家护院的好手,甚至鹅有时还更灵醒。晚上一有点动静,鹅就会叫,甚至啄起人来比狗还凶。他那世小的时候,外婆邻居家就有一对大白鹅,有次追着他啄,专盯着裤裆啄,弄的他魂都差点吓没了,留下了心里阴影,几年都不敢再路过那家人院子。
 
    “哪来的野狗。”老何提着根棍子从一边出来,一边还骂骂咧咧,“这死野狗,还真跟老鼠一样,神出鬼没的,一不小心就钻进来了,刚又来偷吃了。还好这看家鹅发现了,我打死你这只野狗!”
 
    “等下。”
 
    李逍叫住厨子老何,“这狗怎么回事呢?”
 
    “东家,这狗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狗,最近盯上咱们家了,就围在院子周围转悠不走。一不提防就钻进家来偷吃,赶都赶不走,防也防不住。今天正好让大鹅给缠住了,我去把它打死了,还能炖上一碗呢。”
 
    李逍瞧着那只还在奋力跟比自己大许多的大鹅奋斗的小黑狗,突然觉得这只小狗挺可怜的。
 
    人家也只是为了生存而在挣扎求活。
 
    “老何,你去做事吧,这只狗挺可怜的,别赶它了。你把鹅叫走!”
 
    老何有些不解,不过还是照做了。
 
    大鹅很听老何的话,摇着屁股大摇大摆的得意离开了。
 
    小黑狗缩在一边墙角,目光警惕的盯着李逍。它的逃路被李逍堵住,不敢动弹。
 
    “吁!”
 
    李逍对着小黑狗吹了一声口哨,还向它招手,可它却根本不理,依然充满警惕,尾巴夹着,后腿半蹲着,一副蓄势待发随时就逃的样子。
 
    看它这样,李逍越发可怜这只小狗。
 
    那么小,就在这里找吃的,还得防老何斗大鹅,真不容易。
 
    “小黑,我就叫你小黑了,你是不是无家可归,要不以后就留在李家大院,跟着我,保准你有吃的。”
 
    小黑舔舔嘴唇,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
 
    “饿了吧,我这里还有点吃的,给你吃。”李逍拿出半块饼子扔了过去,小黑没马上去吃,而是盯着李逍。
 
    李逍退后了两步,小黑还是没动。
 
    李逍再退后两步,小黑等了会,突然冲了上前,一口咬住半块饼,然后衔着饼撒腿就往外跑。
 
    李逍摇头大笑,却没有追。
 
    “小黑,明天再来,我还给你饼吃。”
 
    可惜小黑头也没回,一溜烟似的跑了。
 
    “三郎你喜欢狗?我给你找两只小狗来,肯定长的好,这狗太瘦,而且一看以后都长不大的。都成野狗了,也养不熟的。”老何又凑了过来。
 
    李逍笑笑,他这人对猫狗都喜欢,但说不上什么太喜欢。他刚才喜欢这小黑,只是单纯的觉得这只小黑的眼神很让人难以忘记,那眼神就好像是一个无助却又倔强的人。
 
    “不用。”他交待老何,“老何啊,以后这只狗如果再来,不要赶它也不要打它,也给他点剩菜剩饭什么的。”
 
    “三郎,这谁家还有剩菜剩饭啊,上顿有剩下的也留到下顿吃了,给狗吃,那多浪费。”
 
    “那你就专门给这只狗弄点吃的,随便什么芋头山药啥的,给它点。”
 
    老何点头,心里却奇怪东家怎么偏喜欢上这么一只小野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