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阳光娱乐官网 2018-08-24 11:35 的文章

别如今李逍身后有长安薛家和县令柳炎的关照,

 
    “那些孩子们以后就到这边来读书,吃住都在大院里,开活开销也全归大院包了。十天休一天假,可以回家,遇农忙之时放一月假回家帮忙,其实时间就在我这里读书,也做点事情,学点手艺。”
 
    李逍关于孩子们读书的这个改动,大家都还是很高兴的,反正小娃也做不了多少事,如果都在大院这里读书做事,那还给家里省下了一人的口粮。
 
    “么得事,就按三郎说的办!”
 
    “多谢三郎了。”
 
    李逍心里也是很复杂,这些人很穷苦,可却也很纯朴,他们有时会斤斤计较,有些小狡诈。可很多时候,却也还坚持着自己做人的底线,他们坚守着这本份,守着自己的良知。
 
    “以后有事情,我也会请大家过来帮忙,来我这里帮忙做事,我一天管三顿饭,另外再给工钱。工钱的话,看情况给,随行就市,大家满意不?”李逍问。
 
    大家哪有什么不满意的,这样的条件,自然是满意的。要知道,另的地主家有时请佃户做事,一般也就管一顿饭,再给点粮食啥的做工钱。
 
    甚至有些扣门点的地主,工钱都不给,管一顿饭,然后就当是义务劳动了。
 
    说完这些,大家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他们觉得心踏实了,不再是白占东家的便宜,虽然如老黄老刘等几个老汉觉得李逍给每家五石粮还是有些太让他们占便宜,觉得有些不安,但李逍坚持,年轻人也都很心动,最终也没再坚持了。
 
    有了这五石粮食,这个冬天是能度过了,甚至省点吃能吃到明年开春。
 
    “开饭了,大家赶紧趁热吃吧。”大彪过来招呼吃饭。
 
    一顿早饭过后,李家原来一个锅里搅食的几十口人,身份便又有了区分,分成了四部份。
 
    李逍、婉娘、李贞、赵先生,这自然就是主家一家。
 
    而如杨大眼、大彪、铁柱等这群江南来的人,他们的身份算是李家的亲戚朋友,或者说是部曲,他们现在还没在蓝田官府登记,算是逃户。不过如今有柳县令在,帮他们入个籍应当不算什么问题。
 
    还有一部份人则是昨天大院里留下的那十一人,这些都是有奴籍的,赵录事已经答应把契约转到李逍名下,他们以后的身份就是李家的奴仆。
 
    最后那边的庄户们,他们的身份则是李家的佃户,本质上他们还是官府在籍的良民,只是佃种李家的田地,跟李家算的上是雇佣关系了。
 
    家里的几个奴仆端着碗一边吃饭,蹲在一块,看着那边三三两两蹲一起吃饭的庄户汉子们,一股优越感油然而生,虽然他们不是良民而是贱籍的奴仆,可是他们因此不用操心太多问题,反正跟着主子李逍做事,然后就有饭吃,铁饭碗呢,只要能遇到个李逍这样的好主子,可比那些庄汉们生活有保障的多了!
 
 第50章 八百亩地
 
    昨天都吃撑了,撑的大半夜睡不着觉,可今天早上,他们却依然对骨头汤情有独钟。
 
    李逍今天没去喝骨头汤,他只端了碗小米粥慢慢的喝着。
 
    那骨头汤,是用昨天啃完吸完的排骨再重新回炉加工的,不是那位厨子老何黑心。他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本来想发火,可后来赵先生等人都说老何没做错。
 
    勤俭节约,不能浪费。浪费就是犯罪,尤其是浪费食物是绝对不被许可的。骨头昨天虽然炖过萝卜吃过了,但骨子里还是有骨髓的啊,再放锅里炖一炖,还是能出一锅好汤的。
 
    至于骨头已经被啃过之类的,是否会卫生,这个根本没有人考虑过。一直以来大家都是这样做的啊,哪家的骨头不得反复炖上三四回啊,谁家骨头炖回汤就扔啊,那是败家子,会被打断腿的。
 
    李逍很想反驳说这样真的不卫生,还想拿薛五这样的人家做例子,薛家就肯定不会吃这样的回锅骨,只不过后来还是算了。
 
    他不能阻止大家对骨头回锅的热情,自己不去吃就是了。
 
    看着大院里,上到赵先生、杨大眼,下到彪子、铁柱他们,一个个端着汤碗喝的那个美味的样子,李逍也只能当做没看到。
 
    本来李逍觉得骨头多炖几次也没关系,关键还是在于这些骨头都已经被分到大家碗里送进嘴里啃过了的。要是不把骨头从汤锅里拿出来,只是舀汤喝,然后把骨头继续炖几回都没事的,不过大家还是比较习惯一边喝汤一边啃骨头吃肉,然后再把啃干净的骨头放回锅里再炖个几回。
 
    李贞也端了碗小米粥蹲在李逍的旁边。
 
    “你不吃骨头汤啊?”
 
    “我只吃第一遍的骨头汤。”三娘嘻嘻一笑。
 
    看她这调皮的样子,李逍也笑笑。这个妹妹,小小年纪就吃了许多苦,虽说也是地主家的千金,可现在却没有几分千金的样子。大早上的,也一样的端着碗粥跟李逍一样蹲在墙角,边晒太阳边喝粥。
 
    虽说大户人家看了会瞧不上,觉得她没家教少礼仪,但李逍倒不觉得有什么。自家的妹妹随意点也好,何必那么累呢。本来嘛,她今年也才十三,这年纪的孩子,本来也不过是天真无邪的中学生呢。
 
    “快点吃,吃完了你也要跟着杨先生读书。我都跟杨先生说好了,你有些基础,所以到时就指派你做班长,带其它孩子们好好读书,要以身做则,可不能第一天就迟到。”
 
    李贞嘟起嘴,“哥,我都这么大了,还跟那群小娃一起读书,多不好意思啊。再说了,就我一个女孩,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学堂就在我们家院里,杨先生也不是外人,你反正也没什么事情,跟着好好读读书。”
 
    李贞以前读过点书,不过没读多少,家道就变故中落了。李逍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话根本是不成立的,女孩子读点书怎么了,不求李贞将来做个女才子,但多读点书总也是好的。
 
    让她当班长,还能协助下杨大眼管下孩子们呢。
 
    “我不去可不可以嘛?”李贞哭丧着脸,撒起娇来。
 
    “不许讨价还价。”
 
    饭还没吃完,陆续又有人赶到李家大院。
 
    最先赶到的是赵录事,昨天吃的半醉而归,今天大早的带着几个衙役赶来,却是来给李逍送几份文书的。第一份,是那十一个奴仆的奴契文书,已经过户好了,从现在开始,他们就正式转为李家的奴隶了。
 
    第二份文书,则是李逍昨天托赵录事帮忙给大彪他们弄的手实。按李逍给的说法,大彪他们原籍江南,因为今年江南的天灾饥荒加上兵祸,他们外逃投亲,现在李逍愿意留下他们在蓝溪生活,所以便要在这边落籍。理由当然是老家已经没有了房子亲人等,回去也生活不下去了。
 
    这种情况,本来是不允许落籍关中的,毕竟朝廷惯例就是灾年饥民逃荒,各地也顶多是救济,等灾情过后,灾民还是要各回原籍的。但规矩是死的,有人情关系在,这事情并不算大事。
 
    赵录事昨天就把大彪他们几个人的情况记录下来,今天来时,已经直接把落籍的文书拿来了,以后,大彪他们就是李家庄的人了。
 
    “多谢赵叔。”李逍拱手道谢。
 
    “贤侄客气了,一点小事,不足挂齿。”
 
    赵录事过来,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李逍,“你家的田地商铺等产业,柳县令亲自发话过问,我们各方查证,现在已经拿出一个结果了。你家蓝溪的八百亩地,依然发还给你。”
 
    赵先生在一边道,“李家被张家侵夺的田地,前后加起来足有一千八百多亩,怎么成八百多亩了。”
 
    赵录事呵呵一笑,“李家过去一千八百多亩地是不假,但有些地也并不全是张家欺夺,而是正常的买卖交易,而且这些田地其实也经张家转手多次,这些不可能再给李家的。”
 
    他说的交易,其中也包括当年李父为帮李逍伤人之事给张家的赔偿,和找衙门人帮忙送的礼,这些地张家拿了大头,赵录事等不少衙门里的人也都拿了好处,现在这肉都早烂了,怎么可能还再吐出来。
 
    李逍倒是清楚这些猫腻的,能退还八百亩,估计也还是全看在薛家和柳县令的份上了,否则一亩不退你也没办法。
 
    “那商铺呢?”
 
    “商铺的情况和那些地的情况差不多的,也不可能退给你们的。”
 
    赵先生十分不满,李逍却伸手拦住了他,张扒皮父子已经被彻底的弄趴下了,现在李家的那些产业,其实不是赵录事在为难,而是已经进了许多人的口袋,想全要回来,不太可能。
 
    虎口夺食这种事情,就算有薛家的面子,也不可能的。
 
    要回八百亩,已经很难得了。
 
    “多谢赵叔从中帮忙,李逍记在心里,以后定有报答。”
 
    赵录事见李逍识趣的没有再追究蛮缠,脸上露出笑容,李逍要真跟二愣子似的闹僵起来,到时谁的脸上都不好看,现在这样见好就收,自然是皆大欢喜。
 
    “贤侄莫要客气,其实这事情也不是我一个人出力,县中诸位上司同僚也都是关照了的,贤侄,我这里已经把那八百亩地的契约给带来了,你这边再签字画押下就行了,这八百亩地也就算是正式物归原主了。”
 
    八百亩蓝溪河畔的水浇地便再次换了主人,正式成为李家庄主李逍名下的产业。
 
    这八百亩地算是极好的田地,算上等的天字号田,因为靠河能够水浇灌溉,因此产量有保证,是旱涝保收的良田。
 
    一下子拥有了八百亩好地,李逍立马摇身一变成为了蓝溪乡数的上号的地主了。虽然距离李家巅峰时期拥有近两千亩地,加上八家商铺的庞大身家相比,如今远不及当初,可在蓝溪乡,却也已经能够称的上富裕了。
 
    特别如今李逍身后有长安薛家和县令柳炎的关照,这让他更是让人不敢小觑赵录事这样的地头蛇,都得好言相与。要不然,那八百亩好地怎么可能给李家,就算给地,也肯定会置换成其它的下田。
息灵通,早通过在县衙里的自己人或多或少的知道了这几天张家两家的巨变。
 
    现在李逍又回来了,收回了祖宅,又拿回了八百亩地,还和长安薛家,县衙的柳县令有了关系,以后李家再振兴就是早晚的事情了。
 
    在蓝溪这一亩三分地上,他们这些里正虽说也是地方的宗族大姓,可很多时候也得仰仗如李家这样的大地主的鼻息的。
 
    “三郎,一听说你回来重振家门,叔伯们很是高兴,立即就赶来贺喜啊。”
 
    蓝溪乡五位里正一排站在李逍面前,每个人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拱手向他道贺。
 
    伸手不打笑脸人,李逍对他们自然也就笑脸相迎。
 
    大唐的制度,道州县乡里保,道是虚,州县是实,而县以下实际上就是皇权不下乡了,基本上也还是靠地方的乡绅宗族自治。
 
    每个乡并不设乡长,而是由下面的五个里正轮流负责主持乡中事务,协助县衙管理乡里。
 
    里正既管好自己的本里事务,又要轮流主持乡中事务,要全力配合县衙对乡里的管理,负责协助征税、征役,缉盗捕贼等任务。在县衙那边,他们地位很低,甚至得对赵录事这样的流外官都唯唯诺诺,可是在乡里面,他们地位其实很高。
 
    能当里正的,一般又都是乡里的那些大宗族的族长,宗族本就强大,在地方上有很强话语权,官府也正是利用他们的这种势力。
 
    以前李家名声好,家财足,不过却很超然的没当里正,但实际上在蓝溪乡上,却是有很大话语权的。
 
    “叔伯们坐,李逍刚回来,本打算要去几位叔伯家中拜访的,没想到反让几位叔伯先来了,真是失礼。翠花婶,让人上茶。”
 
    人都喜欢锦上添花,却没几个真正雪中送炭的。李家过去变故出事,也没见这些什么叔伯里正帮忙援手,如今李家翻身了,这些人却又都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