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阳光娱乐网址 2018-08-24 12:30 的文章

生觉得这道菜如此好关键还是在于这口奇特的锅

可既然这个乡野小民献了这么宝贵的一个秘方,而且还是由薛仁贵这位大将替他献,这怎么也说明这人跟薛仁贵是有些关系的。
 
    “回陛下,此人名叫李逍,家中排行第三,关中蓝田县蓝溪乡人,家中世代良善,在当地很有仁善之名,李逍慈孝忠义,自己研究出霜糖脱色秘方后,并不私藏,而是第一时间想到进献给陛下。”
 
    慈孝忠义,这几个字就已经是很高的评价了。大唐以孝治国,对孝极为重视。而薛仁贵又进一步讲明,这个李逍出身良善,是地主出身,并不是什么工匠商人之类的。
 
    “多大年纪了?”
 
    “今年二十一!”
 
    “想不到如此年轻,赏万金,赐百绢。”李治对于这个叫李逍的乡民听着挺顺耳,赏赐张口就来。
 
    “他既然是个地主,那就再赐他蓝溪良田百亩,嗯,再赏他个出身吧,赐勋武骑尉,再在少府寺给他挂个名,以后按月领份俸禄。”
 
    “臣替李逍谢陛下恩赏。”薛仁贵都觉得这赏赐很丰厚了。
 
    一百亩良田,这可是能够世代传承的家业。
 
    万金百绢倒算不得什么,毕竟一万金也就是十贯钱而已,百匹绢也值不到太多,但那个武骑尉不简单,这是个勋官。
 
    勋官不是官,只是加官,一个衔头。一般是将士打仗立功升转,最高十二转。最低的一转就是武骑尉,视从七品,享受从七品的待遇。
 
    但没有职事差遣,也不是正式官阶。
 
    但有了这个勋,那就相当于半只脚进入了仕途,或者说起码有了一个官面的身份,相当于有了出身了。
 
    这个东西可是非常宝贵的。
 
    在开国之初的时候,勋不值钱,那个时候为了夺天下,皇帝大把的赏勋赐爵,甚至高祖皇帝有过一次将路过地方上的上千人全都赐勋的事情。
 
    不过如今大唐已经历经三帝,勋也不再滥赏乱赐,也变的值钱起来了。
 
    好比大唐均田令下,普通百姓拥有的田亩是有数额上限的,没官没爵没勋的人无法拥有太多的土地,但如果有勋,就能增加不少上限。
 
    甚至普通百姓如果不是没有子嗣,也不能随意纳妾,但如果有勋,或有官有爵,自然就不在此限。
 
    哪怕是在征税税役等方面,有勋的人跟普通百姓都不一样。
 
    李逍摇身一变,从普通大头百姓,变成了有身份的人了。
 
    薛仁贵为他高兴,他的付出并不是没有回报,自己说要帮他进献秘方,也确实帮到了他。
 
    ·······
 
    李家庄。
 
    大院,厨房。
 
    小灶已经干了,李逍今天再次架起炒锅。
 
    今天要进行炒锅开锅仪式,一把好的炒锅,要想好用,必须得经过一些特殊处理。
 
    “三郎,为何还要开锅啊?”老何不解问。
 
    李逍拿刀从一块五花肉上割下一块大肥肉,新铁锅为什么要开锅,当然是因为打造的时候会有许多杂质残留在锅面,而且这锅一般不太顺平。
 
    直接拿这样的新锅炒菜,以后就容易粘锅糊锅,所以必须得先开锅,或者叫炼锅。炼过的锅,以后会很好烧,不易生锈,还不容易粘锅。
 
    开锅其实很简单,直接弄块生肥肉就行了。
 
    肉要肥膘肉,不要带上瘦肉。
 
    灶烧火,锅烧水。
 
    灶烧的很快,片刻功夫,锅里的半锅水就已经开了。
 
    “好快啊,这灶!”
 
    围观的人都对这灶的速度惊叹,连老何都佩服的不说话了,这烧水的速度,快了何止一倍。
 
    李逍已经挽起袖子,把锅擦洗一遍,倒掉水,重新架锅。
 
    擦干净水。
 
    “改小火!”
 
    小火慢慢烘干铁锅,锅干后,李逍拿着那块肥膘肉当成一把刷子一样的开始擦铁锅,由内圈到外圈呈螺旋状在锅内壁不停的擦拭。
 
    肥膘上的油脂受热不停溢出,李逍把这些油脂均匀的擦满整个锅面。
 
    猪油越来越黑,肥膘越来越小。
 
    有人在咽口水,还有人在可惜那块上好的肥膘就这么擦锅浪费了。
 
    起锅离火,倒去变黑的猪油,热水净锅抹净,然后重新架上灶,再夹起一块肥膘继续重复之前的动作。
 
    如此反复五六次后,肥膘已经擦不黑了。
 
    “好了,锅已经炼好了。”
 
    以后这锅会越用越黑,越用越亮,不生锈不粘锅,成为极好的炒锅。
 
    “哎呦我的个天,浪费了六块上好肥膘啊,都得有三四斤,太可惜了,都擦锅擦没了。”老何心疼的道。
 
    李逍无语,一口上好的炒锅,怎么是几斤猪肉能比的。
 
    “把我那磨好的芝麻香油拿来,再把那把今天刚采的野蒜拿来,再来几个鸡蛋来,今天我给你们展示一个炒菜,野蒜炒鸡蛋,瞧好了啊!”
 
 第58章 野蒜炒鸡蛋
 
    (感谢大侠拎壶冲、栋哥l,黑哥1973的打赏,谢谢各位!)
下的蛋,全是个头大的。”老何把三个鸡蛋递了过来。正宗老母鸡下的土鸡蛋,三年以上老母鸡下的蛋,蛋的个头很大。
 
    蛋壳很薄,一敲就碎,蛋液流出,蛋黄带着点红。
 
    一把野蒜放三个鸡蛋炒,李逍如今也是出手阔绰。
 
    鸡蛋打碎,搅拌。
 
    那边灶上的锅已经烧热好,李逍麻利的倒上现磨的芝麻香油。没有菜油、豆油、花生油、葵花子油、橄榄油、青茶油等在身边,李逍昨天特意弄了些芝麻磨油。
 
    磨好的芝麻油有股奇特的香味,远远就能闻到。
 
    用芝麻油炒菜,够奢侈。
 
    油一下锅,烘出更大的香味,大家都不由的深深吸气。
 
    经验丰富的李逍,都不用倒点蛋液试油温,凭着经验就知道了蛋液下锅的最佳时机。
 
    搅的金黄的半碗蛋液倒入油锅之中,顿时炸了开来。蛋液迅速的膨胀,犹如一朵盛开的黄花。
 
    “哇,真好看。”
 
    大家还是头一次看到鸡蛋居然能这么好看,以前煮鸡蛋或者煮蛋花,哪有这般神奇好看,何况炒鸡蛋最大的特别就是香。
 
    香飘十里不为过。
 
    李逍气定神闲的拿起钞子,在锅里迅速的搅了几下,盛开的蛋花就碎开来,看到鸡蛋一面微微有些焦黄,李逍马上将野蒜下锅。
 
    “火大点!”李逍对烧火的柱子交待一句,拿着铲翻炒着锅中的野蒜和鸡蛋。一黄一绿,迅速的交融。
 
    火势很旺。
 
    李逍直接一手握锅柄,一手拿勺,开始了颠锅。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大家跟看杂技一样。想不到,这个奇怪的锅,居然还有这么新奇的做菜之法,不但做的菜香,而且动作还这么好看。
 
    炒菜,尤其是野蒜炒鸡蛋这样的菜,其实最关键的就是一个字,大火快炒,几下功夫就可以出锅了,火小了,炒久了都不好吃。
 
    没有鸡精没有其它调味料,李逍只往锅里加了点自己提炼的精盐,然后就起锅了。
 
    一盘青中带黄的野蒜炒蛋就做好了。
 
    这道菜难道只有半颗星,十足的新手菜,简简单单,但众人看的却目瞪口呆,叹为惊止。
 
    “做菜居然不用加水!”干了一辈子厨子的老何叹道。
 
    “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吧,居然就做好了?”
 
    刚下课的李贞挤了过来,不停的吸着鼻子,“太香了!”
 
    李逍见大家都盯着那盘菜,笑道,“野蒜炒鸡蛋,做好了,大家来试试菜,给个评价。”
 
    赵大夫不客气的先上来,拿起筷子夹了一点,放进嘴里刚吃了一口,眼睛就瞪的许大。
 
    “好吃不?”李贞问。
 
    赵先生没回答,而是大口的吃了起来,还马上又夹了一筷子往嘴里送,这下大家都知道好吃了。
 
    “想不到,野蒜和鸡蛋这么普通的两样东西,居然能做出如此美味的佳肴来,太神奇了。”赵先生惊叹,他还想夹第三下,身上还沾着粉笔灰的杨大眼很不客气的上来,“给大家也留点啊。”
 
    杨大眼吃了一口,也马上忍不住夹第二筷子了。
 
    “想不到芝麻磨的油不但可以点灯,还能做菜,能够这么香。”
 
    唐人吃植物油很少,一般植物油都是用做灯油,平时做菜因为以煮炖为主,所以吃动物油更多,比如羊油、猪油。芝麻油做菜,更多的还是少数大户人家或者一些酒楼饭店用来煎炸食物。
 
    你一筷子我一筷子,一盘野蒜炒鸡蛋,还没片刻,已经见了底。
 
    “三郎,跟我们讲讲,为何如何神奇?”赵先生觉得这道菜如此好关键还是在于这口奇特的锅,还有这新奇的烹饪之法。
 
    “这锅广口小底,锅比较薄,这就比较容易加热,所以最适合炒这种方式。炒锅加香油,炒制野蒜这样的蔬菜,是最好的烹饪方式。”
 
    炒锅、炒菜,这些新词听的赵先生连连点头。
 
 
    “当然不止,炒和蒸炖煮一样,是一种烹饪方式,用这种方式可以加工各种各样的菜。既能炒青菜,也有炒肉,甚至还能炒饭、炒面、炒饼呢。”
 
    李贞舔着舌头,“哥,以后我还要吃炒菜。”
 
    “行,哥以后天天给你炒菜吃。”
 
    相比起只关注着吃的李贞,婉娘倒是看出些问题来,“三郎,炒菜只能用香油吗?”
 
    “倒不是只能用香油,而是用香油比较好,香油炒菜不易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