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阳光娱乐网址 2018-08-24 12:45 的文章

逍对于什么只领工资不干活的少府寺府史这个职

 而且油烟也小些,用猪油羊油就没这么合适了。香油外,如果有豆油、茶油等其实也是一样可以炒菜的。”
 
    李逍跟婉娘解释道。
 
    “那想吃炒菜还是挺麻烦的,香油可不便宜呢。”婉娘从另一个经济的角度道,香油的价格确实不便宜,一般百姓可吃不起。而且婉娘刚才发现,炒菜时用的油还不少,少了还不行,这炒菜还得专门的炒锅,得用香油,那还真不是一般人家吃的起的。
 
    平时普通百姓家做饭做菜,菜里搁点点盐巴就行了,偶尔放点点羊油、猪油,也放的很少,有点油花就行,多了可吃不起。
 
    如李逍刚才这样,一个野蒜炒蛋放的油,都够平时做上三五天菜的油了。
 
    这么一说,倒也有不少人发现这个问题,炒菜好吃,可是不便宜啊。
 
    “看来以后不能常吃炒菜了。”赵先生有些遗憾。
 
    “这炒菜这么好吃,咱家又是独一份,你说如果我们到蓝溪街上开家饭店,推出炒菜,会不会食客盈门,供不应求啊?”李逍的前狗头军师,现任的私塾先生杨大眼一边回味着野蒜鸡蛋,一边提出一个主意来。
 
 第59章 圣旨到
 
    中午的时候,北房前厅餐桌上满满一桌子菜。
 
    野蒜炒鸡蛋、木须肉、家常炒脆耦、小炒肉,外加一个三鲜汤,四菜一汤,这是李逍今天开的小灶。
 
    一桌子上席坐着赵大夫和杨先生两人,然后是李逍、婉娘夫妇,还有李贞在末席,一桌子五人,也没别人。
 
    “四个都是炒菜,新菜式,大家尝尝鲜。”李逍一边笑着一边给赵大夫和杨先生两人倒上绿色的米酒。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如今赵大夫和杨先生就是李家大院的两个宝,两人年纪既长,而且也都是有本事的人,李逍把他们当成自家的长辈供着。许多事情也都会找他们商量,赵大夫做为李逍的丈人,甚至还充当着大院总管的角色。
 
    一杯温酒,几个小炒,桌下还放着一个炭盆,燃烧着木炭。李逍已经着手让人在给大院盘火炕,李家有人,盘炕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材料,就是得多费点人工而已。
 
    已经在那边庄里享受过火炕舒适的老赵老杨更是完全支持盘炕,有了暖炕这个冬天才过的舒服啊。
 
    “嗯,果然不愧是三郎亲自出手,一个比一个好吃。原本我还以为,这天下最好吃的菜就是野蒜炒鸡蛋了,没想到,现在其它炒菜也不逊色啊。到蓝溪开个饭馆,我觉得这个主意行,一定能生意红火。”赵大夫大为赞叹李逍的手艺。
 
    “爹,三郎的手艺虽好,只是这炒菜花费不少,只怕一般人也吃不起。而且这炒菜冬天里易凉。”
 
    赵大夫一边夹起一筷子木须肉,一边道,“冷怕啥,不是有炕嘛。到时咱们的饭馆弄几个包间雅座,每个包间盘上炕,坐在炕上吃饭,还怕菜冷的快?”
 
    杨大眼也在一边出主意,“炒菜确实比炖煮的菜成本更高些,但就跟我们上次卖黄瓜一样,关键还是看我们这饭店开给谁吃,普通百姓,自然是吃不起这香油铁锅炒的菜的,我们可以专门向过往的那些官宦、商贾啊,炒菜虽贵点,可也还是有人能吃的起的。”
 
    婉娘还是反对。
 
    “我们家如今也有田地八百亩,也没有债了,又有薛家和县令的照顾,以后的日子肯定会越过越红火,三郎何必去开饭馆给人做厨子呢。”
 
    士农工商,这年头阶层分明。
 
    做一个小地主,虽然不如士人官僚地位高,但其实也还不错的,是国之根本。比起那些商籍的商贩和贱籍的工匠等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更别提那些操持贱业的贱民们了。
 
    之前李逍亲自去推销贩卖黄瓜,都已经是不得已的情况下而为之的,否则谁家有几百亩田地,还会亲自去贩卖东西,传出去也脸面尽无的。
 
    虽说无商不富,有田有地的地主豪强们,也一样会经营生意,但也多是派人经营,哪里会亲自抛头露面呢。
 
    堂堂地主员外,哪里能亲自去开饭馆呢,更别提自己去掌勺炒菜了。
 
    “开饭馆又怎么了,你看下但凡这家强业大的大户,有哪个是只守着几亩田地过日子的,有田有地只是根本,光靠田地是发不了家的。但凡手里有了些钱,总得拿出来钱生钱才行,不管是放贷生息,还是经营铺子,都是壮大的法子。”赵先生以前是个江湖郎中,走南闯北,倒是见识挺广,没有拘泥死板。
 
    世人瞧不起的商人,多指的是那些操持生意的人,指的是那些职业的掌柜、伙计们,而并不是指这生意的幕后东家。
 
    东家又不需要抛头露面,自会雇人做事,有人出面,坐在后面每年查帐收钱就是了。
 
    杨大眼也道,“开个饭馆是没问题的,蓝溪街上,所有的商铺,几乎都是地主们开的。只要不须三郎亲自去坐镇,安排人做事就行。”
 
    李逍也觉得这个想法不错,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不管时代再怎么发展,人都离不开衣食住行。
 
    守在蓝武道这条重要的路上,开饭店自然不会错,有好的手艺更不怕没生意。李家现在虽然有八百亩地,可没钱啊。
 
    没钱拿什么养三十几个学生,何况还有二十个部曲、奴仆呢。
 
    “饭馆我也觉得可以开,蓝溪开个饭馆本钱不大,租个铺面就行。咱们也不缺人,安排几个人过去完全没问题。至于特色,就如刚才阿爹说的那样,咱们以炒菜为主,专门面向那些过往的商贾官宦们。我呢,也不需要亲自去抛头露面,更不需要去掌勺炒菜,我在家收几个学徒,到时让他们去炒菜就行。”
 
    “这能行吗?”婉娘还是觉得没有必要。
 
    李逍笑笑,有什么不行呢。看看蓝溪这条街上有多少家饭店酒楼,就知道哪怕是在这个古典农耕时代,可守着重要商路,这里也依然商机无限。
 
    “到时咱们还可以卖卖我们家的黄瓜呢。”
 
    “田地里出了什么时令菜蔬,也可以随时送到店里去啊。”
 
    老赵和老杨吃着小炒,喝着小酒,聊的挺高兴。
 
    “嘿,吃什么呢,这么香,老远就闻到味了。”
 
    门口脚步声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长安薛家五公子薛瑾薛楚玉来了。
 
    李逍见他来了,起身相迎,“没想到五哥今天有空过来,我说一大早喜雀就一直在枝头叫呢。”
 
    “来,坐。”
 
    婉娘和李贞两个跟薛五也熟了,也就没见外的再回避。
 
    “再添副碗筷!”
 
    薛五不客气的坐下,扫了眼桌上的菜,“看着像是冷盘,却又是热的,可又没汤没水的,你这几道菜有些稀奇啊。”
 
    “炒菜,尝尝。”
 
    薛五每样尝了尝,直呼好吃。
 
    “没白跑,今天本来是要先给你报个喜的,想不到还真来对了。”薛五哈哈笑道,“老弟啊,你好事临门了,赶紧收拾下,准备沐浴焚香,迎接圣旨吧。”
 
    “圣旨?”
 
    李逍愣住,他知道什么是圣旨,皇帝的旨意。可天高皇帝远,这圣旨跟他应当是根本沾不着边的,怎么现在却要迎圣旨。
 
    “你忘记了,上次你去我家,见我父亲时,拿出来的霜糖秘方。你说送给我薛家,我父亲说要替你献给皇上。我父亲没有食言,已经将秘方进献给陛下,陛下很高兴,赏赐了我父亲,也还要重重赏你。”
 
    “皇上有赏?”赵先生等几人一时全愣住了。
 
    皇帝重赏,赏李逍?
 
 第60章 六品官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
 
    圣旨皇恩浩荡。
 
    赏万金,绢百匹,良田百亩。
 
    皇帝的圣旨直接下到了草民李逍的手里,李家大院众人都意料不到。
 
    直到在薛五的提醒下,李逍给宫里来使送上了谢礼,将他们恭送走许久,大家都还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婉娘愣愣的看着供在正厅香堂上的明黄绢旨,整个人像是傻了一样。
 
    “武骑尉、少府寺府史。爹,三郎是做官了吗?”
 
    赵先生拄着拐杖,嘴唇颤抖着对女儿说,“武骑尉是勋,视从七品,少府寺府史是流外六品。”
 
    “三郎真的当官了?”婉娘惊喜。
 
    薛五笑着过来道,“弟妹啊,三郎算是有了出身了,不过不算是正式入仕当官。勋官只是视从七品,没有职事差遣的。而少府寺的府史则是流外六品,是未入九品的流外官,流外官算是官,有职事。不过陛下给三郎的府史,其实只是赏三郎的忠心,并不需要他真到少府寺去做事的,以后光拿俸禄不用干事。”
 
    大唐的官员品阶是九品制,又还有正从上下之分。
 
    薛五做为一个实职七品武官,详细的跟大家解释了下朝廷的官制。
 
    大唐的官员,先有阶后有职,有的官员还有爵和勋。阶就是官阶,也称为散阶,文官有一套文散阶,武官有一套武散阶,大唐官员都是先定阶再授职,先有阶后有职。
 
    阶就是本品,享受几品待遇,拿什么俸禄,都是按这个官阶来定的。而官职,却可能高于本品或低于本品。
 
    比如薛五做为飞骑的七品武官,他的本品其实是六品下,实职才是七品,属于高阶低职。他本身也有勋,勋是六品。不过没有爵。
 
    李逍现在授的这个官,则又不同,他的府史是六品,但是流外六品。大唐官员在九品之外,还有一个流外九品,从最低的勋品到最低的流外九品,一共九级,但只有九级,没有正从和上下之分。
 
    这个流外九品,都是流外官,属于官的行列,但是级别较低,担任的是职事官职,主要是中央朝廷各衙门里的低级办事吏员。
 
    少府寺府史,也就是少府寺里干文书的一个小吏目,但现在皇帝给李逍这个官却不用他去上班做事,只是顶这个名,拿份薪水,享受一下这个待遇而已。
 
    “少府寺是朝廷专门负责工程和制造的衙门,也算是个职权不大,但油水还不错的衙门呢,府史月俸一千钱,年禄二十五石。”
 
    一个月薪水才一千文钱,听起来还真是很符合流外官的身份。不过很多事情都不能只看表面,不管怎么说府史都是官,而既然是官,就有权,特别是如府史这种中央衙门里的官员,可以说各种额外收入还不少的。
 
    在正常的月俸和年禄之外,肯定还会有不少的福利待遇,逢年过节发点奖金奖品啊,甚至是下面的衙门、官员会送点东西来。
 
    “朝廷从九品下的京官,一年月俸也才十五贯,年禄五十五石米。”薛五说了一下从九品下京官的俸禄,听起来也就多一倍。不过做为九品京官,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还有一份职田收入的。
 
    职田按品阶发给,但其实不用自己管理,官府派人佃租,然后每年收租发给官员,也算是薪水了。
 
    李逍对于什么只领工资不干活的少府寺府史这个职事还真不怎么感兴趣,他更关心的是赏万金。
 
    大唐皇帝陛下不可能这么大方,赏他万两黄金吧?
 
    万两黄金啊,这一两黄金起码能值八千铜钱,一万两黄金,简直就几世无忧了。
 
    薛五对于李逍这种年轻的想法,呵呵了两声。,还真以为皇帝突然发了昏呢,原来才十贯钱。他卖两次黄瓜的钱,也都能凑十贯了。
 
    刚才还觉得皇帝大方,现在李逍觉得皇帝小气了。